您好!歡迎訪問石家莊卓軒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網站!
新聞中心news

被推上輿論浪尖上的“智能制造”,捧了智能、卻摔了制造?

來源: 發布時間:2017-05-22 13:31:54 次瀏覽

在520“我愛你”這飽蘸甜蜜輕喜劇、滿街充彌了棉花糖氣味的一天,那些嚴肅的人似乎也變得不著正調了:一家國內知名的軟件總裁也高調提出,“每一個公司未來都是人工智能AI公司”。AI@愛 這一奇異的組合,充滿了鬧意的色彩。

 

這不過是當下瘋狂AI的一個小小注腳,然而適當“中國制造2025”成為上下合力共進之盛舉,理念深入人心。AI@愛也難免撲將過來,殺向中國制造2025本來就諸多七上八下之心事。

 

這其中,智能制造之路,和智能制造由誰引領,成為大咖們最愿意號脈發聲的陣地。

 

制造就是制造,不要總是被引領

去年早些時候,“互聯網+”曾經被視為“智能制造”的靈丹妙藥。經過一段時間的爭吵、實踐和沉淀,“制造業+互聯網”的融合,才勉強修成正果。這看上去不過是一個詞的順序顛倒,背后卻是不同角色的利益集團,在進行話語權的角斗。

 

而在今年,隨著“人工智能”出現在政府報告中,“AI2.0+制造”眼看著又要出現在江湖。這對于中國制造2025,恐怕又是一次身不由己的晃動。

 

“智能制造”自身已經完全被輿論所異化。定語“智能”二字,奇怪地成為最大的主角和樂趣,而“制造”本身則淪為配角。

 

在這種情況,引入“AI2.0”只會助長本來已經熱氣騰騰的“智能”。

 

要不要就叫做“人工智能制造”?讓“制造”干脆直接淪為“第三角色”。

 

AI2.0,真的能引領智能制造嗎?

 

即使是IBM的沃森,現在也面臨著大量的問題。沃森跟西門子合作,在工業領域也不過是配角。只玩算法的,是不會弄明白工業的。大家總喜歡用谷歌的AlphaGo舉例子說明AI跑得有多快,可這跟制造業,能有多大的關系。我們幾乎也沒有任何案例說明AlphaGo在工業領域有多大的進展。說白了,那不過是一場秀而已。

 

對制造而言,機器人、大數據都是大家吹過且正在漂浮的泡泡;人工智能則正在全新升騰。這些泡泡,如果來自市場和投資商一起吹動的,政府樂見其成;然而,如果政府花費太多心思放在這一類技術上面,那么智能制造勢必誤入歧途,這種“智能”過熱的制造,將是制造業的悲劇。

 

為什么制造業需要被ICT引領呢?制造就是制造,就是它本身。不需要用各種先鋒旗幟來混淆視聽。

 

機器人+制造,也差點成為我們智能制造的主流,“機器換人”這一口號前兩年還曾大行其道,但現在迅速過氣成為沒人愿意提及的晦氣詞。機器人不是不能引領制造,但要看國情。日本2015年1月出臺《機器人國家戰略》之后,矢志不移地將機器人在跟物聯網、跟日本制造緊密地結合。那是有原因的,日本已經是世界排名數一數二的機器人強國,借用自己的優勢是順水推舟的事情,而中國機器人現在關鍵三大部件,都未能取得突破;在開源機器人系統、軟件又有落后的情況下,奢談機器人與制造的關系,最終勢必淪為“中國是機器人最大的市場”這種我們屢見不鮮的結局。

 

在上周浙江余姚舉辦的中國機器人峰會,凱文·凱利這個在中國瘋狂收割出場費的美國預言家,倒是從側面給了我們一個提醒。他認為,在現有的基礎上,人工智能技術第一個影響到的領域應該是金融領域,而且這種影響已經開始;另一個就是零售行業。

 

也許凱文凱利并不懂制造業,但他應該在美國也沒有看到這種跡象。

 

彎下身子搞“制造”,而不是翹起腳尖搞“智能”,是當下工業界需要正面應對的問題。不要再干“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大事啦,而是要下沉搞出一些“寒窗十年無人知”的突破。調門過熱的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是過熱的,正在演變成一場無心而起的非市場化的逐利行為。這方面原因,綜合了多種指向不同的志向,既有新奇元素的加入,容易理解,容易“說出水平”,也有急功近利的示范工程、領導視察的需要。

 

重要的是,智能制造已經儼然成為“中國制造2025”的主輿論、主焦點,萬般寵愛——無論是資金投入、各級政府言行還是政策研究機構,這會對發展2025,將會非常不利。

 

智能制造的調門起的太高,是不太適合中國工業極其不均衡的國情。中國工業是一個超級熔爐,這里面生米、熟米各種夾生飯十分不同,千層餅萬層酥的現象比比皆是。而共性的問題,則是工業思想淡漠、四基工程薄弱、制造工藝跟不上等問題。

 

這些問題,都不是“智能”的事情。但卻是中國工業真正可以“強國”的根基。

 

筆者前些日子去沈陽鳳城考察增壓器產業集群。這個鳳凰山腳下的增壓器產業區,呈現出生龍活虎的市場活力。許多企業搞技改、搞工藝改進、搞橫向聯合,有聲有色,好一片民營企業的勃生之相。有一兩家可以隱隱地看到德國“隱形冠軍”那種作派的影子。

 

然而就“智能制造”而言,這里幾乎“紋絲不動”。以生產方式為例,目前基本解決了設備數控化的問題,但自動化正處在呼之欲來的階段。而信息化幾無培育,數據分析更是不見蹤跡。而至于工業思想、戰略意識,則基本處于民營企業原生態自發生長的階段。差距相當不小。

 

精益只有一點若有若無的影子,一些零星的5S看板掛在每個車間的里面。

 

如果智能制造之風,不能更好地扶持如此有活力的“增壓器之都”——鳳城,那么只能說,我們的“智能制造”調門起的太高。這里有數百家企業,每家企業都有多多少少幾十號員工——他們是東北不景氣的工業局勢下的一面閃亮的旗幟。“春風不度鳳凰山”,那就是春風不識百姓門,“智能制造”之風不該只盤旋在少數企業的上空。

 

在美國面向未來的先進制造伙伴計劃中,國家制造創新網絡是重要的一環。然而,從其分布來看,14個創新中心絕大部分都跟材料、工藝、電子相關,跟數字化制造、跟智能制造都只是各有一個。而且即使“智能制造平臺”強調的也是能源效率和公共平臺問題。

 

就是這樣,“人工智能”都沒排上隊呢。

 

想想也是,如果谷歌、FaceBook都可以搞人工智能,山姆大叔何必親自上呢?

 

少談一點智能,多談一點制造,對中國制造2025尤其重要。中國制造2025是強國階段的第一步,僅僅是第一步。對于“智能”而言,放到2035作為重點,恐怕都未必太晚。

 

中國當下,似乎把制造業轉型重點放在了智能制造上。然而,中國絕大部分企業連數字化制造都沒有摸門,如果奢談智能制造,中國制造將很容易進入了一個“迷霧陣”。“智能制造是2025的主戰場”,這一選擇,難免過于樂觀。而這會誤導中國制造2025的大好氣候。

 

智能制造沒有版本論

越來越多的實踐和輿論表明,工業4.0可以看成是德國制造最強有力的一次國家營銷之筆。筆者在三年前,就對此深懷警惕之意。至少現在,大多人已經開始將“工業4.0”跟“第四次工業革命”區分開來。

 

如果從工業歷史發展階段,來嚴格地地考察工業4.0到底是什么?那么很難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結論。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版本概念,不過是一個武斷的“工業斷代史”思路,是歷史階段論的說法。如果這樣理解,那么就難免會有補課論之說。

 

因此,“工業2.0補課、工業3.0普及、工業4.0示范”就會出現。這種說法,正是對“工業4.0斷代史”思維的一種本能式的應激反應。

 

然而,很顯然,工業4.0不是技術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工業2.0到底要如何補課呢?它在向誰看齊?一個輕量級拳手,補完課升完級之后,會不會在更重量級的臺池,被恭候多時的老拳手直接放到呢?對于工業2.0的企業,所謂的補課,并不是技術上立刻就要3.0看齊,而完全可以是同時套用3.0和4.0的思維,按照最適合企業發展的方式,綜合運用。實際上,即使在豐田,并不追求自動化的極致,而是要把人放在生產內環之中,依然有人工的部分。從這個意義而言,“補課論”是一種串行前進的蠕動機制,它豐富了階段論的發展,卻不符合企業以多種態勢自我優化的基本事實。

 

我們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是:德國、日本早期工業發展之路,是不是真的可以被跨過去?

 

那些以精益為代表的現代工廠的核心旗幟,現在是不是需要舉國上下重新扛起?那些呼嘯而來的“互聯網+”“AI2.0+”,是不是真的可以扛起拯救制造業的重任?

 

工業4.0終究是一個標尺思維,本來是表達宏觀工業技術趨勢的一種描述。它只是一個工業整體發展的宏觀定性的標桿,而絕非可以成為精確定量的工具。然而,這個標尺卻被無限度地放大和刻度細分。有些公司在給出德國安貝格工廠3.7的分數之后,也給了華為和濰柴的分數,當然了,是在2.0~3.0之間的小數點。我們真的需要一個小數點來標定我們的先進程度嗎?

 

亚洲日韩国产AV无码无码精品_无码精品久久久天天影视_天天摸天天做天天爽水多_欧亚激情偷乱人伦小说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