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石家莊卓軒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網站!
新聞中心news

特斯拉設立一個全新高管職位,都是因為血汗工廠鬧的?

來源: 發布時間:2017-05-31 08:09:48 次瀏覽

收購整合Solarcity和Model 3量產的預備工作讓特斯拉的員工隊伍一直處于快速增長中。與此同時,特斯拉的老朋友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又就工傷率問題向特斯拉“發難”了,這搞得了特斯拉不得不設立了一個全新的高管職位CPO(Chief People Officer:首席人事官),來應對管人問題。

 

2017年5月,Gabrielle Toledano低調加入了特斯拉,擔任特斯拉CPO一職,負責領導特斯拉的人力資源部門。直接向特斯拉CEO Elon Musk匯報工作。在她入職前,特斯拉人力資源部門已經經歷了幾個月的空窗期——

 

2017年2月,UAW工會曝出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廠壓榨員工、長期加班的負面消息。不湊巧的是,彼時特斯拉人力資源副總裁Mark Lipscomb剛剛離職,在他之前,特斯拉老將,前人力資源高管Arnnon Geshuri也已宣布離職。負面新聞曝光后,特斯拉人力資源和公關部門面臨蜀中無大將的窘境。老板Musk不得不親自上陣大戰UAW工會,成立調查小組,公布調查結果并給出相應的解決方案。(詳見《Musk的特斯拉工廠調查報告出爐,直斥當事工人顛倒黑白》)

 

加盟特斯拉前,Gabrielle Toledano在美國視頻游戲公司Electronic Arts擔任人力資源部門的高管,離職前的Title是人力資源執行副總裁,具有豐富的“管人”經驗。此外,她還擔任硅谷幾家軟件公司和人力資源公司如Jive、Jhana、Visier和TalentSky擔任董事。

 

從特斯拉的角度看,汽車業務高速增長的同時,特斯拉還在不斷的開拓如太陽能屋頂之類的新興業務。隨業務增長而來的對高速增長中的員工隊伍進行有效的管理成了新的挑戰。

 

投資銀行Robert W. Baird & Co.的分析師Ben Kallo曾表示:“特斯拉需要協調高速擴張與向市場展示該公司能夠實現盈利之間的平衡。”鑒于特斯拉各條業務線的巨大前景,“所有部門擴招員工是必要的。”

 

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底,特斯拉員工總數為899人,按照如今3萬多名員工計算,特斯拉員工隊伍在6年時間里增長了30倍以上。如此快速的員工隊伍擴張也意味著,Toledano的工作不會太輕松。

 

上周四,英國《衛報》援引UAW工會的數據報道稱,特斯拉加州工廠簡直是“血汗”工廠,工人經常因為長時間加班而累暈、致傷。外媒The Verge的相關報道又添加了美國工人安全倡導組織Worksafe的數據,并分門別類的列出了具體指標,使得特斯拉壓榨工人看起來“證據確鑿”——

 

特斯拉加州工廠工傷率比行業平均水平高31%,每百名工人有8.8名受傷,而行業均值為6.7名。

 

特斯拉工廠的DART率(工人因非致命工傷缺勤率)是行業平均水平的兩倍。

 

直到2016年特斯拉工廠工傷率仍高達8.1%(但由于行業平均數據未出爐,所以暫時把特斯拉無法批判一番……)

 

這些數據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感到震驚,想不到濃眉大眼的特斯拉如此殘忍。但只要關注過Musk年初大戰UAW工會的人就會明白,這種春秋筆法是這些工會組織慣用的“伎倆”。

 

Worksafe列出的工傷率、DART率大部分是2015年,最近的也是2016年的數據。關于這一問題,早在2月份與UAW工會的交鋒中,Musk就坦承,工廠2015年一直致力于提高特斯拉Model X的產能,而該車型是歷史上制造難度最高的車,特斯拉在生產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教訓,其中就包括“通過設計降低制造難度進而造福負責制造的同事”。

 

當然特斯拉沒有否認Worksafe列出的數據,也側面證明了2015年~2016年間特斯拉工廠的工作環境確實不盡如人意。

 

特斯拉工傷率問題又一次發酵后,特斯拉也又一次在官網回應了該問題:

 

過去,特斯拉工廠的工人曾根據訂單需求長期大量加班,為了公司能生存下去這是必要的。但是,加班對于員工及其家屬是不合理的,2016年,特斯拉建立了三班倒的制度以減少員工加班,同時也提高了工作環境的安全性。

 

以上措施產生的結果是,工人的平均工作時長下降到42小時/周,加班時間下降了60%以上。特斯拉在2013年聘請了首位人體工程學專家,并于2015年成立了專門的人體工程學團隊,該團隊專注于改善員工的健康和安全狀況,同時降低目前和未來生產過程中的人體工程學風險。

 

除了不斷改進Model S & X的生產過程,Model 3在設計過程中考慮了符合人體工程學制造的角度。特斯拉人體工程學團隊和工程師團隊緊密配合,例如,在Model 3量產前,特斯拉模擬了生產過程中員工肢體需要彎曲的環節,設計團隊重新設計和改進了制造設備和汽車,以最大限度的規避此類問題。

 

各個生產部門均設立了專門的安全小組,該小組定期舉行會議,以提高安全意識,并提出改進建議。

 

特斯拉正在從頂層設計健康和安全管理流程,以便適應之后的業務擴張。

 

以上措施的結果是,2016年第一季度~2017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工廠的DART率下降了52%,記錄在案的工人因工傷缺勤人數下降了30%。具體到2017年第一季度,每百名工人記錄在案的工傷人數降至4.6名,比行業均值低6.7%。

 

最后,特斯拉重申了致力于使工廠成為迄今為止最安全的汽車制造工廠的目標,盡可能實現零傷害。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上文中提到的“從頂層設計健康和安全管理流程”,這一條把員工隊伍管理問題提高到史無前例的高度?,F在看來,Musk把流程的設計和執行工作交給Gabrielle Toledano負責,在歡迎Toledano的公告中,特斯拉表示在特斯拉轉型和發展的關鍵時期,期待Toledano利用她的經驗和領導能力實現“推動全球加速向可持續能源轉變”的公司使命。

 

目前看來,特斯拉管理層就工傷率問題給出了足夠大的誠意,低于行業平均水平的成績會保持下去嗎?相信UAW工會會持續盯著特斯拉。

 

亚洲日韩国产AV无码无码精品_无码精品久久久天天影视_天天摸天天做天天爽水多_欧亚激情偷乱人伦小说专区